晚樱

夏静嘉:

欢迎来到魔法部^ _ ^




今天去参加G市魔法部神动2的观影会,第一次见到好多巫师,真的蛮壮观的,路人还在旁边对有人穿这么奇怪的衣服表示很好奇,工作人员真的好辛苦,非常感谢他们的安排,还有精心准备礼物!

比较遗憾的是,排队的秩序不是很好,而在观影时,部分观众素质不行。

希望下次能有更好的体验吧。

【叶蓝】孕期二三事(1)

江漓:

abo孕期设定,无脑甜,宠上天

1.
蓝河坐在医院的长椅上等着检查结果。
他最近精神很差,食欲不振,实在撑不下去才来医院检查。
叶修和他十指相扣,一直专注地盯着他看,蓝河摸摸自家alpha的头,在他额头亲了亲。
“没事的,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可能是最近累了。”叶修把他搂进怀里,嘴唇蹭着他的耳尖,含糊不清地说着,安慰他,也安慰自己。
医院人潮涌动,一眼望去全是脑袋,窗外的栀子悄无声息地绽开了,香的掸都掸不掉,腻的人心里发堵。
“许博远,二号口取报告。”
蓝河刚要站起身就被叶修摁回了椅子上,叶修摸了摸他的发顶,说:“坐在这里乖乖等我,爸爸马上回来。”
蓝河哭笑不得地目送他去拿报告,哪怕在人群里,他也能一眼认出叶修。
他望着地板上从窗户缝隙里漏出来的光影,又看向远处的男人,光与影无声的纠缠融合在一起,给他镀上了一层薄薄的光晕。
就像是相机的滤镜效果调的正好,拍出了一幅帅哥取报告图。
叶修向他走来,蹲下身与坐着的蓝河视线齐平,他亲吻了蓝河的指尖,轻轻说:“我爱你。”
蓝河歪头看他,叶修把报告递给他看。
“恭喜你喜提孩子,我的小英雄。”
蓝河抬起头愣怔地看着叶修,他嘴唇翕动,半晌说不出话来。
叶修伸手蹭了蹭他泛红的眼角,他搂住叶修的脖颈。
他们四目相对,在彼此眼中看见了相同的喜悦与幸福。
蓝河捧起叶修的脸吧唧亲了一口,响亮的很,叶修牵着他的手,眼中带笑:“回家了大宝贝,准备养你的小宝贝了。”

2.
“浴室的地上要铺满防滑垫,把我们餐桌换成圆桌吧?有角,磕着你怎么办?我去找人铺一层地毯,怕你摔了,以后什么事儿都我来吧,你坐着看我就行了。”
叶修下意识地从兜里掏烟,愣了一秒钟之后把烟塞进了垃圾桶,从家里的零食盒里掏出一根棒棒糖叼着。
“我还得戒烟。”
蓝河坐在沙发上听叶修絮絮叨叨地念,听着觉得新鲜。
叶修向来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他并不随意,可也并不挑剔,过分的淡泊反倒显得他对谁都热情,也就对谁都冷漠。
浑身上下也就那么一点儿柔情悉数挤出拱手送给蓝河。
现在还得分一半给孩子了。
“那好吧,从今天起你就是我们家的长工了。”
蓝河抱着腿坐在沙发上随手捞了本书来看,笑的露出酒窝:“叶长工,去给我做饭吃吧。”
叶修在他酒窝处亲了一口,又埋在他胸前猛吸了一口,吸完蓝之后心满意足地去做饭了。
都市生活最温馨最温暖的时刻就仅限于傍晚时分,一户户炊烟升起的人家里,一扇扇亮着光的窗户里,全部都是柔软又细腻的情感依偎在一起。
蓝河坐在沙发上,看着叶修忙前忙后,懒乎乎地把自己蜷成了一团,撑着脑袋看着他。
“我现在算是母凭子贵吗?”
“哪能呢。”
叶修嘴里叼着糖,含糊不清地说。
“你仗着我喜欢你才这么无法无天的。”
蓝河抿着嘴傻笑,在叶修拿食材经过他的时候故意去勾他的小指,甜进人的心口里。
夜幕低垂,窗外的月还圆着,人也不会分离。
叶修在厨房里喊:“待会儿打电话给爸妈,让他们开心开心。”
蓝河笑着回答:“知道了。”
————tbc————
我又开坑了,我怎么什么都想写…
孕期abo真的很有搞头,各种意义上的

赐婚 1

霜月枫叶:



“皇上是什么意思?居然叫才老大去娶一个来自蓝国许郡王的次子!”越想越气,包子可是气坏了,“全京城的人都知道老大你跟苏家小姐是一对儿,他怎么就这样乱赐婚的!”

“……我跟沐橙是一对吗?”被叫做老大的人在听到这里,不由一怔,然后反问着。

“当然,听说苏小姐知道你被赐婚的事,哭昏在房间里。你居然这样无所谓的样子,人家苏小姐可是用错情啊。”作为叶修的弟弟,以次子的身份继承世袭成为王爷的叶秋可是凉凉地说着这话,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兄弟俩感情很不好。

“沐橙现在应该一边吃着瓜子一边看着话本。”叶修打了一个欠哈,“不过,为什么要我娶个男人?”

“还不是因为你战神的名号,而我在朝中党羽过多。不想引起民愤,他只好来这么一招。”叶秋拿起白子放下,然后又说:“我已经查过那次子的身份,听说是嫡次子。”

“品性呢?”

“风评不好,听说长期留连花间,甚至可以在妓院过了上一个月,也可能因为这次才被嫁过来吧。”想了想,叶秋继续说:“看来,他嫁过来,还是要小心一点。”

“老大的弟弟,你担心什么,有老大这个全国最黑的心脏在这里,还担心那个什么许公子作什么妖?”包子一边吃着包子一边乐观地叫着。

“这话是谁说的?”

“方锐啊,他逢人就会说这话。”

看到叶修在翻白眼,叶秋心情还是不错,“不过,哥,你真的娶那个许家公子。”

“那你们就当我没娶就行了。”叶修呵呵一笑,“反正就我和沐橙是一对,不是吗?”

“……你又用沐橙来当挡箭牌,如果沐秋回来,一定会把你的头扭下来。”叶秋不由地扶额。




一个月后,蓝国的许家嫡次公子嫁入将军府,成亲当日,叶将军却因为醉酒没有入洞房。第二天一早,叶修却跑去练兵,也没有看他的新婚“妻子”。

“少爷,叶修真的如传言说的一样,喜欢的是苏家小姐。”

“不是很好吗?”说话的时候,许博远已经换了日常的衣服,“我已经嫁过人了,就算我要走,他们也不会说什么吧。”

“少爷,这样真的好吗?你才嫁过来第一天。”

“系舟,你真的要我在这里?”许博远拿起自己的佩剑,然后说着:“反正我们来了快十天,都没有人理我们,也不当我们存在,那么应该是时候出去逛一下。”

自己少爷还是年少,喜欢着玩,系舟当然顺着他。毕竟要嫁到异国,少爷也是很委屈的。想想在蓝国发生的事,系舟也很无奈。要不是喻家公子求情,说不定许家已经满门抄杀。上次跟毕家少爷他们打赌输,还跑去在妓院当了一个月的琴师,事后被郡王找了一顿,还跪了一个月祠堂。

“系舟,你看,我在蓝国从来没有见过这玩意。”偷溜出来的两人好奇地看着大街上的好玩的东西。毕竟,两国一北一南,风土民情都不一样,什么事对两人来说都是好玩的。

“系舟,这个好吃。”

“系舟,看,那个好想很好吃。”

“系舟,看起来一定很好吃。”

天快黑了,系舟拉了拉许博远,“少爷,我们要回去了。”




“许公子今天也是跟以前一样,在老大你上朝之后,他跟系舟也跑了出去玩。今天还救了一个被恶霸欺负的老伯,把人家打得跪地救饶。”想到什么,包子突然大声说着:“老大,许公子的剑法很不错!”

“不错?”能让包子说不错的人,真的少见。

“他拿着那把剑一看就知道是好东西,罗辑说是春雪剑,听说是蓝国主帅黄少天的东西,然后好像相赠给一个有一夜露水姻缘的人。不过,罗辑看许公子的眼神好鄙视,还是第一次看到罗辑这样的。不过,老大,什么叫露水姻缘?”

听到包子的话,叶修感到有趣的托起腮,“我这个夫人真的不一样,又是在妓院留连,又是跟黄少天那家伙做过一夜夫妻,不知道还有什么惊喜。”

“老大不喜欢吗?那我们要不要把他给那个?”包子在脖子用了一个比划,“安文逸说了,有些蓝国的人在我们荣国里都会出现水土不服,然后就会染病最后还会死去的。”

“告诉他们,不能动手。”叶修懒洋洋地说。

“为什么?老大喜欢带绿头巾?”

“现在让他消失,皇上会起疑的。”

“对了,刚刚王爷说了,三天后皇上宴请大臣,说要带着正妻出席。老大,你要不要生个病?”




许博远不是没有见过自己的丈夫,传说中的战神,连蓝国最为人敬仰的黄主帅也是战神的手下败将。曾经,他在远远看过他那么一眼,却已经终生难忘。只是没想到自己会嫁给这么一个人,毕竟他们两个一直都那么遥远。

偷偷地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丈夫,再看看宴会所有的人对叶修娶男妻的嘲笑与讽刺,许博远觉得自己在不久的将来会死去重疾。

荣国的习俗与蓝国的不同,许博远不敢乱说话,也不敢乱跑,只会静静地坐在座位上,甚至看着自己的丈夫离开自己身边去找传说是荣国第一美人的苏小姐。如果没有自己,他们应该是天造地赐的一对吧。

也许,他可以跟叶修商量一下,让许博远提早“死去”。

“小蓝?”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小名,许博远有点傻眼,然后抬头看到一俊朗的男子来到他的面前,以同样错腭的眼神看着他。“不是吧!居然是你嫁给叶修?开什么玩笑?”

“……方……方大哥……”

不管其他人的侧目,方锐拉起许博远跑到一边没那么引起别人注目,“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是你嫁过来?喻文州怎么同意的?”

“我……喻大人已经帮了我们。爹因为得罪了皇上,差点被砍头,喻大人就用这一方法让我们全家免死。其实,嫁过来也不错,不用怕被爹打,也不怕被娘啰嗦,更不会有大哥罚我。所以,我觉得现在很自由。”

看着许博远那苦涩的笑容,方锐明白,许家的嫡长子不可能嫁,毕竟要有人继承香火。而他这个从小被庇护的人,给家里做点贡献。

“没想到来到荣国,居然能见到方大哥,对我来说,这已经是很开心的事了。”

“那是我在蓝国生活那几年,也受到你们的照顾。那时候还是一个小屁孩子天天拿着一把木剑,然后还被黄少天那家伙狠狠地教训了一顿。没想到你居然因为这个拜了他为师,他的春雪剑都送了给你。”

提到自己最崇拜的师傅,许博远脸上立刻露出开心的笑容。




“方锐那家伙居然跑去调戏你夫人,你不过去吗?”苏沐橙好奇地看着被方锐逗了一下就立刻笑得开心的人,“你夫人笑得真的很开心。”

“对啊,看来他真的很怕我,刚刚跟我过来一同坐马车上,他一直在微微发抖。”

“你也不想想战神的名字不是乱叫,你身上的杀气不是收起来,真的让人害怕。当年有人想要杀叶秋,也不想想下场多可怜。另外,”苏沐橙想到什么,然后说着:“等一下,我们就把方锐捉过来告诉一下他勾引嫂子的下场。对吧,莫凡。”

“嗯。”在不知哪里的暗处传来一声轻微的回应,让苏沐橙心情更加好。




阿酒酒酒:

喻黄也要萌果酱一日游~

附赠皮皮天玩南瓜小剧场(天天是真的皮!)

感谢 @懒小牛 小牛的南瓜皮卡丘!还有帮我举着儿子们拍照的nomi@Nomi 辛苦啦!

阿酒酒酒:

【萌果酱万圣节】恶魔の禁锢——我CP🔒了

这个手铐真的很容易让人想到什么奇怪的play啊喂!

【喻黄】谁能告诉我为什么上个学还要吃狗粮?!!(完)

清辞:



*校园向 历史系教授喻x教授黄


*这章有群聊部分哦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虫爹


*欢迎捉虫,祝食用愉快




肆.




L大喻黄后援总会


 


喻教授的迷妹一号:又是一年毕业季……我艹劳资的论文就是这毕业季里烧不尽的野草,怎么改都改不过!


喻教授家里的小鱼虾:和研究生论文比起来毕业论文真的算不了什么了,但是想想过几年我也是你现在的样子……好惨哦


一不小心就挂了:学姐们都在愁论文,而我只担心我要挂的文献学


喻教授的迷妹一号:文献学好好背一背,毕竟写错了就没分了,灭绝师太真可怕。


一不小心就挂了:我怕是过不了了,随缘了


学业坎坷:不不不,学妹别放弃,你可以的


喻教授的迷妹一号:我要带着我的论文去找喻老师了,要是再过不了我就得延迟毕业了…


清风:小姐姐加油


学业坎坷:加油加油


喻教授家里的小鱼虾:加油,我也去改论文


黄少天的腿部挂件:黄老师今天心情好好哦


黄少天的腿部挂件:但是期末作业留的真不少


灯火阑珊:但黄老师笑起来真好看1551想嫁


黄少天的腿部挂件:醒醒,你看看群名


洛水: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过他心情真的好好哦,笑的真好看


清风:www!求图!


黄少天的腿部挂件:[图片][图片]


清风:啧啧啧,这个笑跟中了二百万一样


洛水:是二百五


灯火阑珊:一级警告,黄老师明明那么好,二百五个头啦


洛水:他都三十多岁了怎么还和个元气少年一样,嫉妒……


喻老师家的小鱼虾:喻老师也三十多岁了还和四年前我刚来学校时一样呢,你们见历史楼一楼教师介绍上贴的照片了吗,那是他四年前升完副教授之后拍的,高清证件照,和现在一毛钱区别都没有


灯火阑珊:天辣…大概时光对这两位分外温柔吧


喻老师家的小鱼虾:啊对,四年前喻老师的朋友圈背景图是研究生毕业照,我截图存了一份,虽然糊的一逼,但是你们感受一下当年的喻老师和黄老师[图片]


揽明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喻老师年轻的时候这么帅吗!黄老师的酒窝我的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邀请你们进入娱乐圈。


灯火阑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灯火阑珊:不可以!他们要是进了娱乐圈我去哪找这么帅的老师!


洛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我命了


洛水:芝兰玉树长身玉立说的就是他们了吧


喻老师家的小鱼虾:看见你们都这样我就放心了,毕竟我前几年看见这张照片的时候也是跟你们一样啊啊啊啊啊啊啊


喻老师家的小鱼虾:但现在就不一样了,我是一个继承喻老师波澜不惊之风的小鱼虾


喻老师的迷妹一号:朋友们!!!!!!重大消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喻老师家的小鱼虾:???你论文过了?


喻老师的迷妹一号:比起这个我论文算个屁


喻老师的迷妹一号:咱们喻老师!职称评定通过了!!!


喻老师家的小鱼虾:?!!!!!!!!真的吗!!!!!!


喻老师的迷妹一号:是真的!我在办公室来找喻老师!喻老师差我去教务老师那里拿一份文件,扫到了刚打出来的文件,通过名单里有喻老师


喻老师的迷妹一号:以我2.0的视力起誓,我绝对不会看错的


清风:我的天!恭喜喻老师!我们院最年轻的教授没跑了吧!


喻老师家的小鱼虾: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洛水:波澜不惊?


喻老师家的小鱼虾:波澜不惊个屁啊,我们喻老师!升到教授职了啊,按理说喻老师资历不到但是今年不仅能申请并且通过了,这说明什么?说明我们喻老师优秀啊!让我们恭喜喻老师!


灯火阑珊:等一下等一下


灯火阑珊:那黄老师呢?今年黄老师不是申请副教授?过了吗?


清风:应该过了吧,他今天特别开心是不是因为这个啊


黄少天的腿部挂件:有道理,让我们恭喜喻老师!恭喜黄老师!


灯火阑珊:恭喜喻老师!恭喜黄老师!


洛水:恭喜喻老师!恭喜黄老师!


喻老师的迷妹一号:恭喜喻老师!恭喜黄老师!


清风:恭喜喻老师!恭喜黄老师!


喻老师家的小鱼虾:恭喜喻老师!恭喜黄老师!


…………


 


黄少天提着火锅底料哼着歌走在回家的路上。


“今天怎么突然想吃火锅?”


“今天心情好嘛,我本来想着定个蛋糕啥的庆祝咱们喻老师荣升喻教授,后来想着老夫老夫了整这个干嘛,烫个火锅比较有气氛,就火锅吧。”


“我看你就是馋火锅了,不过蛋糕要定的,庆祝咱们黄老师荣升黄教授,我给妈打了电话,我们明天去她那边吃饭,她给你烤个蛋糕。”


“哇!这么好,咱妈烤甜点的手艺真的没话说,你怎么没跟着妈多学学。”


“还吃?等会吃完下来遛弯儿去,少天你最近吃的有些多哦,该多运动运动了。”
”???喻文州你变了,你开始嫌我胖了嫌我吃的多了,你以前从来不会嫌我吃的多的,并且还说吃多少都养来着,我不管我就要吃,小心我明天向妈告状,没收你的工资卡!”


黄少天说完看见隔壁人家提着猫砂盆下来,颇有些兴趣的说:“喻文州咱们养个猫吧。”


喻文州想想:“我觉得狗比较好,还是养只狗,每天吃完晚饭还能下来走走遛遛。”


“不我还是想养猫,猫多乖啊,狗看着傻乎乎的。”
“不,家里已经养了一只猫了,养只狗跟他做伴我看挺好的。”


黄少天想了想家里什么时候养猫了过了两秒才反应过来喻文州说的自己:“喻文州居然说我像猫!太过分了看爪!”
喻文州抓着黄少天的手亲了一口:“你比猫可爱。”


黄少天弯弯唇,两个人就这么牵着手上楼,因为你顺利我才开心,更开心的是,你同我的心情也一样。




—————————End.




*防止大家没看懂解释一下,不知道有没有好好表达出来


最后就是说黄少是因为文州升职才那么开心的,文州也是因为黄少稳定而开心,两个人都把对方看的比自己更重要,我爱他们。



域拈:

给儿子们和刚到的立牌合张相~
天天和鱼鱼太可爱了!吹爆童年系列!

野淼:

夜雨娃娃的打样寄到我这边了,先和家里🐠生贺娃娃进行了一些测试。
1.经实验20cm的连体娃衣夜雨可以正常换穿,但是腹部比较宽,要tb娃衣裤子建议和店家确认腰围。p8 p9穿🐠的男友队服就很紧绷,裤子穿不进去只能套个内裤……屁股超翘!【。
2. 同理夜雨衣服也可以给🐠换穿,就是比较宽松。
3.摆小剧场效果很好
4.天崽真是超绝可爱!!!!!

等有时间再和set的其他物件拍一下repo!

【喻黄】谁能告诉我为什么上个学还要吃狗粮?!!(3)

清辞:



*校园向 历史系教授喻x教授黄


*这章没有论坛体,回忆杀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虫爹,祝食用愉快




叁.




喻文州一直昏昏沉沉半睡半醒的状态,麻药退了之后几乎睡不着,脑子昏昏沉沉的又睁不开眼,手上的研究接近尾声,这几日一直在家里整理材料,大概是有点废寝忘食的意思,身体提出了抗议,想来也真是惭愧。喻文州有一搭没一搭的想着,手动了动,感觉到有人轻轻握着他的手。


“先别动,睡吧,我守着你。”


少天?喻文州的思绪似乎有一瞬间的集中,脑子里闪过好多问题,什么时候来的,工作还没结束吧,我不要紧你还是赶快回去。可惜他什么都没说出口,思绪也仅仅是集中了一瞬,那声音大约带有魔力,身体似乎也没那么疼了,沉沉的睡去了。


喻文州再次醒来的时候黄少天正和喻母聊着天,氛围不错,见他醒了黄少天凑过来问:“可算是醒了,还疼的厉害么?”
喻文州张了张口却发现自己嗓子疼的厉害说不出话来,只好轻轻摇了下头,黄少天提了下热水壶给他倒了杯水插了吸管喂他喝了两口。


“阿姨我去打点水,劳烦您照顾下文州。”黄少天提起水壶,走之前还顺手替喻文州压了压被角。


喻母在床边坐下:“我现在说的话你听着就好了,不用急着给我回答,少天挺好的,但是我觉得你更需要一个能够照顾你陪伴你的人,我希望你幸福但是更希望你能身体健康无病无灾,少天的工作强度挺大的,但是是实实在在有意义的工作,我无论如何也说不了什么,不过……就算我多嘴,想来我说什么你自己都有决定,也不会听我的。”


喻母是个标准的知识分子,也是个职业作家,五十多岁的年纪看着似乎还不到四十岁,优雅美丽依旧是她的代名词,此时说完这席话就打算起身走人了,她挺喜欢黄少天的,看得出来他们相爱彼此合拍,她也挺希望两个孩子能过的好好的,但总是要更担心自家孩子的不是?


喻文州忍着嗓子的疼痛:“妈……我们挺好的,你不用担心,谢谢您,另外,对不起。”


对不起让你担心,对不起不能答应。


喻母听懂了他的意思,笑笑走了。黄少天站在门外,水壶放在身侧,喻母看看未关的门,也不大在意:“要好好珍惜。”


黄少天站在门口想了想,直到听见喻文州叫他才进去,心下已有了决定。


 


手机在手边轻轻的震动,打断了喻文州的回忆。


“文州文州我已经下课啦,我们什么时候走,哇我今天超饿的感觉晚上可以多吃一碗饭,今天有学生送了我几袋奶茶听说很好喝我们晚上冲冲看,你手上的事情忙完了吗,我们什么时候回家?”


“稍等两分钟我收拾一下东西,等下在楼梯口见。”


“ok。”


 


“今年的申报材料下来了啊,咱们组今年好像只有黄老师能申请,我把材料转到群里了。”


黄少天应了一声,思绪却因为这个徒然回到了两年前,他站在喻文州病房门口做出决定的那一刻。向来好脾气的导师难得的发了脾气:“愿意站在考古第一线的人因为各种原因选择离开,我本来以为你不一样,你还记得我说的话吗,把考古当作信仰!现如今都忘了吗?!”


两年前的黄少天还带着倔气,身体紧绷着,颇有些固执,他听见自己一字一句的说:“老师,我深爱考古,以考古为生活,以考古为信仰,但有些事情总是要选择的,有些东西是我更无法失去的。”


他的老师有些失望的看着他,眼神里还带着些其他,现在他明白了,那一些其他大约是对他的期许和骄傲吧。拖泥带水不是他的风格,到了该作决定的时候应该快刀斩乱麻。毕竟现在他的生活也挺好的,不是吗?


回身过来已过了和喻文州约定的时间,迅速的收拾好东西和办公室没走的老师打了个招呼走到楼梯口去,喻文州站在楼梯口在和学生说话,看见他来了便和学生点了点头:“之后还有问题的话可以微信问我,我还有事要先走了。”


学生也很有礼貌:“耽误喻老师时间了,老师再见。”


说罢又和黄少天说了声“黄老师再见”才抱着书走了。


下了楼拐个弯就是小停车场,黄少天一边发动车子一遍和喻文州说:“诶我接了你妈电话,说过几天休息的时候回家吃饭。”


喻文州把手里的电脑包放到后座,系上安全带:“好,那周五晚上?”


“行啊,那你看用不用买点啥,哦对,我妈前两天出去玩回来带了两条丝巾,周五一起带过去。”


“也没什么好买的,买条鱼吧,妈喜欢吃你做的鱼。”


“行,谁叫我手艺好,能者多劳呗,喻先生可要努力一点可别那天一不留神被扫地出门了。”


“及弥子色衰爱弛,得罪於君。”


黄少天笑眯眯的说:“那你可得好好珍惜这张脸哦,万一我那天惊讶的发现英明神武的我的伴侣已经老得没眼看了,我就偷你的钱去包养个小白脸。”


喻文州伸手去摸摸黄少天的头:“那我得先把密码写在纸上,不然到那时候你可能连密码都记不得了。”


黄少天眯着眼晃了晃头,话题转了下:“对了,要准备职称评估的资料了,今天我们主任还提起来这事来着,我们教研室今年就我一个,原来我已经回来两年多了,时间过的倒是快,你今年是不是不能申请啊?要到明年?副教授升教授中间不是要五年来着?”


“院长今天找我说这个事了,说是去年研究成果不错可以破例今年提前申报,还说了你今年应该稳让你上点心。”
“嗯?他好好的说着你怎么提起我来,不止吧?他是不是说我们俩关系了?对你有影响?我跟你说喻文州你可千万别说为了避嫌你今年不申报之类的鬼话,既然让你提前申报希望肯定大啊,你可别自己瞎胡搞,等回去你就开始整理需要用的资料整理完给我看听见没?!”


“知道了,”喻文州顿了顿,末了又补了一句,“老妈子。”


说完自己先笑了,黄少天侧眼看了一眼他:“你笑什么哦?我说认真的,你现在已经开始嫌我烦了?好啊喻文州你不爱我了,我爱的人不是我的爱人……”


黄少天就这么在旁边念念叨叨了一路,喻文州走在前面打开家门,站在玄关处换鞋,等着黄少天随后进屋关上门,一边换鞋一遍抱怨着。


黄少天换了鞋一抬头看见喻文州站在原地看着他,见他看过来低头在他额头上亲了一口。


 


“最爱你啦。”




*“及弥子色衰爱弛,得罪於君。”


这句是引用《弥子瑕获罪》,大概意思就是说弥子这个人容颜衰老宠爱变得淡薄,得罪与君主。


我理解为以色侍人不得长久,等到容颜衰老就容易生厌,但咱们喻黄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一直觉得对方很好w!